背景:#EDF0F5 #FAFBE6 #FFF2E2 #FDE6E0 #F3FFE1 #DAFAF3 #EAEAEF 默认  
阅读内容

恩师汤一介先生的最后时光

[日期:2014-09-22] 来源:中国青年报  作者:汤一介先生助手 [字体: ]

    汤先生诞生于1927年正月十五日,走在九月九日晚九点,也是天心月圆的八月十六,寿臻八十有八。

  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。先生走了,但他组织的团队还在,梦想还在。

  汤一介先生在故乡湖北黄梅筹建父亲汤用彤先生的纪念馆时,就表示一定要参加开馆典礼。但因他肝癌病情恶化,而取消了行程。为了却汤先生的心愿,9月9日,我们同门一行奉师命赴汤老故乡,与黄梅县政府共同举办汤用彤纪念馆开馆仪式及汤用彤逝世50周年研讨会。同行者有许抗生教授夫妇、葛荣晋教授夫妇、北大儒学院杨浩老师、汤一玄先生的二女儿汤方夫妇、汤一雯后人衷克定等人。

  起程前的夜晚,我莫名其妙地坐卧不安,用了不少安眠方法才勉强入睡。凌晨天未亮就早早醒来,遂赶往北京西站。途中翻肠倒胃地干呕,我想是路途奔波而不以为意。上高铁后得知:汤先生近日腿脚都肿了;昨晚忽然开始吐血,原因不明;早晨,又吐了很多血;北大哲学院王博院长正联系专家会诊。我想到“男怕穿靴,女怕带帽”的医谚,不禁担心先生难度此关。晚7时,护理人员电话告知:先生除肝肾衰竭和胃出血外,肺栓塞也已达三分之二,行将离世;中医大夫也闻讯赶来,施术抢救,先生渐停的心率又有所回升;北大王恩哥校长也来看望了汤先生。

  当晚,我们抵达黄梅落脚的宾馆,刚安顿好,我和杨浩老师即准备把汤师嘱托的新编“全集”送往汤用彤纪念馆布置展出。“汤用彤书院”的雷原院长派车送我们。当赠书交接手续办理完毕时,天空突然电闪雷鸣。为了更好地完成为汤先生多拍些照片带回看看故乡的愿望,我们决定即使下雨也要步行,以便多熟悉一下当地风貌,于是请司机先回。我们正走间,感觉空中有丝丝细雨,隐隐若泣。时正21点,手机响起,传来护理人员的声音:刚才,昏迷中的汤先生睁开双眼,嘴巴微张,像是在与亲人作最后的告别,然后就永远地离开了我们。我顿时惊呆,但却心存侥幸,幻想会有奇迹出现。返程路上,雨没下大,我们追忆了与先生在一起的美好时光,直到宾馆才大雨如注。

  当夜落在黄梅的悲风凄雨,与我们及汤先生故乡人民的心情相交织。我们的心与天地,都是一样的沉重。一夜难眠,万感交集,回思前缘,感念殊深!自1996年至北大哲学系,蒙汤先生不弃,忝任助手,协助整理《汤用彤全集》,朝夕相处,师恩深重,由是略窥学问门径。

  连日来心绪杂乱,无法平复,几番欲做哭师赋:汤师仙逝,天地含悲,今夕何夕,苦雨霏霏。回首师风,山高水长,薪火相传,文化担当……。半醒半睡间,又以为这不过是一场噩梦,我还会继续会像往常那样向先生汇报工作,讨论学问的。然而,各方消息纷至沓来,我又猛然惊醒:这确为无情的现实,十八载的师恩培育,就此终结了。

  我们拟提前回京吊唁,乐黛云师母来电话叮嘱,务必先圆满完成汤师交待之任务才好。10日上午,汤用彤纪念馆如期举行开馆仪式,来自全国的专家学者、汤氏宗亲、各界人士,为汤先生集体默哀一分钟。下午,座谈会上,大家深情追思汤用彤、汤一介先生父子,并决定尽快编成《汤一介学记》一书,以寄托哀思和弘传先生的为人为学。大家一致认为,有必要筹建汤学研究会,以汤用彤的弟子和再传弟子为主体,集结国内外相关领域一流专家学者,整合团体的智慧,以弘扬汤学研究和促进汤用彤纪念馆的各项工作。现唯有尽力做好先生交办的任务和遗愿,这才是对汤先生最好的纪念。

  那天是教师节,汤先生的亲友、同事、学生齐聚一堂,然而命运竟然如此弄人,汤先生亲自设计,倾注数年心血的纪念馆,却没有等到他来。但是,当开馆前夕,天降霖雨中传来他离世的消息。黄梅乡亲们说,这是汤先生心神返乡回家,魂归故土了。今年是汤用彤逝世50周年,汤师在父亲离去50年之际也离去了。汤先生诞生于1927年正月十五日,走在九月九日晚九点,也是天心月圆的八月十六,寿臻八十有八。王阳明临终遗言:“此心光明,亦复何言。”此亦先生之心:道德圆满,冰清玉盘,正大光明,天长地久。王守常教授说,先生临终最后喃喃自语的一直是“真、善、美”3个字。这是先生最大的心愿。

  如今《儒藏》精华百册巨典已问世,《汤一介集》十卷也已出齐,而未收入新编《汤用彤全集》的文稿,除汤先生家藏的一部分外,还有不少尚散在诸方。如不及时进行搜集整理,恐湮灭难补,所以这项抓紧展开的工作带有抢救性质。为此,汤先生多次召开新编《汤用彤全集》的编校工作会议,邀请各界专家参与研讨和落实。汤先生多次说,想亲眼看到父亲全集的出版,并送给即将开馆的纪念馆一套。

  7月中,汤先生说:“我确实没有几天了。”而新编《汤用彤全集》11卷本工程较大,最快也要到2014年年底前才能正式发行。乐师母拿了个主意:先制作两套样书出来。为此,参与全集编纂的人员秉承汤用彤父子两代学人的心愿,加班加点,呕心沥血,终于在我们临去黄梅的两天前赶出了两套样书。汤先生对此非常欣慰,并对身边人员说:“我想再多活两天,一直等到父亲的纪念馆典礼及研讨会结束。这两天一定要把我看护好。”

  汤氏两代父子的所有著述都将永存于汤用彤纪念馆,来安放他们对故乡的温情与敬意。黄梅出了享誉国际的汤用彤父子这两位中华文化的传道者,是中国对世界文明的一项重要贡献。在国学大师谱系中,汤用彤父子有如两颗璀璨明星,照耀着中华文化的复兴之路。

  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。先生走了,但他组织的团队还在,梦想还在。我们一定不辜负先生的暮年弘愿,让先生能够安心。我们会拭去眼泪,为更好地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力前行。


编辑:王丹

推荐 】 【 打印
相关新闻      
本文评论       全部评论
  http://www.xbgcw.net/show.aspx?id=9505&a   (1482001682 ,12/23/2016 21:07:47 )
  http://www.xbgcw.net/show.aspx?id=9505&a   (1482001682 ,12/21/2016 17:45:38 )
  http://www.xbgcw.net/show.aspx?id=9505&a   (1482001682 ,12/20/2016 17:40:37 )
  http://www.xbgcw.net/show.aspx?id=9505&a   (1482001682 ,12/19/2016 15:41:23 )
  http://www.xbgcw.net/show.aspx?id=9505&a   (1482001682 ,12/18/2016 03:43:59 )
发表评论
  • 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  •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
  •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
  •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
  •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


点评: 字数
姓名:
内容查询


销售技巧 主持人培训